妩玖

咸系圈内小透明
cp@比较佛 ♡♡♡
催我就写-不催看心情
日更什么的emmmm
超好说话的小玖关注一下叭

哇,橘农真爱了♡
我永远爱他们♡♡♡

【橘农】占卜师(完整篇)

#中长篇一发完
#直升不用考试很骄傲

—你会占卜什么吖?

—我会占卜你的心哦。

-

林彦俊家旁边新开了一家占卜屋。在这个人烟稀少的郊区开店的一般都是没什么资金但是想要创业的新手,一般带着满腔热血而来,灰溜溜收拾东西走掉。

所以当林彦俊看到装饰精美的屋子,感到惊讶的同时,心里面也替占卜屋的主人感到惋惜。

毕竟那一片淡紫色水晶样式的帘子看起来就价值不菲,这下得赔好多吧。

-

可是几周之后他感到更惊讶了。因为那家占卜屋居然生意不错,甚至办的小有名气,许多人大老远跑到郊区来就是为了来这个屋占卜。

饶是一向不信也对此不感兴趣的林彦俊也有点好奇,打探一番才知道,这个占卜屋有点不一样。

首先这里的装饰物大多是定制的手工珍品,装修也走的是优雅精致风,和那些闹市中千篇一律的屋子比起来,简直是一股清流。

其次是这里占卜的尤其准,听说占卜师是专门学过的,服务也超级棒,有吃有喝只是不能住还限时。

最重要的是,这里的占卜师不是穿着巫女装的小姑娘,而是个清清秀秀的男孩子。

对的,男的。

所以一众女生奔着见小哥哥一面的想法,天天不嫌麻烦往这里跑,带动着林彦俊家开的奶茶店也有了起色。

林彦俊决定带着新出的单品——草莓味奶茶去感谢一下这位占卜师。

咳,才不是因为对别人的长相好奇什么的。

-

传言有的时候也是可靠的,见到占卜屋的主人后林彦俊如是想。

那是个年纪轻轻的少年,一身白色衣衫,眉目清秀,眼神清纯,笑起来嘴角弯弯的,藏有星星的眸子也微眯起来,他突然明白了为什么那些女生抢着进来,也不管每天仅有三个占卜名额。

这样的人,看见都是一种幸运。

林彦俊进来的时候,少年正轻言细语地劝几个花痴的女孩子回家。

“今天的名额已经满啦,下次再来吧,我给你们做奶茶。”

得到意外礼物的女生们小小尖叫一声,纷纷红着脸,依依不舍道别离开了。

是真的依依不舍,三步一回头的那种。

林彦俊默不作声地等到人都走完了,只剩下那个少年时,才慢悠悠拿着一杯草莓味奶茶进屋。

“还没有回家吗?快到中午了,再不回去没有饭了啦——”

以为是哪个坚持不懈的姑娘,少年颇有些无奈地开口,却在看到林彦俊的一刹那失了言语。

林彦俊看到人愣住的呆萌样子,轻笑一声

“我是隔壁奶茶店的店主,林彦俊。”

“噢,噢噢噢,我知道,我去你的店买过奶茶。”少年终于回过神来,“我叫陈立农,你可以叫我农农。”

农农。林彦俊在心里默念了几遍人的名字,和他容貌相符合的台湾腔,不是甜腻腻的做作,而是自然而然的软软的调子。

“农农,这是我们店最新的奶茶,要不要尝尝?”

“好诶!”陈立农接过奶茶,咕噜咕噜喝下好几口,而后满足地笑笑

“谢谢你,我很喜欢。”

这个世界上可能真的有魔法吧。农农的微笑就有魔力一样,林彦俊心情很好地想着,看着那人白白净净的小脸,噫,想捏。

他这样想了,也这样做了。

当陈立农投来懵懂又诧异的目光时,林彦俊才意识到自己的动作,不自然地解释道

“你把奶茶喝到脸上啦。”

说着还用手指抹去他嘴角残留的液体。

亲昵的举动让陈立农地脸噌的一下红了,干嘛啦这是,做什么啦!

气氛一下子微妙起来,两人相对无言。好尴尬噢,陈立农想,可是要说什么呐?

在少年纠结怎么开口的时候,林彦俊终于绞尽脑汁想到了话题。

“你喜欢草莓味的奶茶啊?”

“嗯?对啊”聊起自己喜欢的事物,小孩子一下子抛开了方才的窘迫。“不过我更喜欢草莓牛奶喔。”

“这么大个人,还像个小姑娘似得。”

“哪有!又没有规定只有女生才能喜欢草莓牛奶的。”

“那你为什么喜欢草莓牛奶啊?”

“因为它甜甜的,和巧克力一样,会让人心情变好吖。”

那如果我也变得甜甜的,让你心情变好,你会不会也喜欢我呢?

林彦俊想着,却什么也没说。

-

陈立农觉得最近的林彦俊有点奇怪,他总是带着一块巧克力蛋糕和一杯草莓牛奶到占卜屋里来。

明明是最早来的,却只是把东西给他之后一个人坐在一旁啃小面包,看他工作也不打扰。

他这里是占卜屋不是餐厅诶。陈立农第N次婉拒林彦俊的甜点无果后终于憋不住开口

“彦俊,你不要把我当长靖喂。”

尤长靖是林彦俊的邻居,在林彦俊每天坚持来占卜屋之后主动要求帮林彦俊看奶茶店。陈立农有点担心林彦俊会不会最后血本无归。

“而且我这里是占卜屋啦!”他补充道。

本意是想告诉林彦俊别再带甜品来店里啦,那些姑娘们看他们的眼神一天比一天奇怪了诶。

可是林彦俊很明显会错了意。占卜屋?占卜?

“好吧。那农农,你会占卜梦境吗?”

提到占卜,陈立农就把原先要告诉林彦俊的话暂且抛开了。虽然占卜梦境不是他的强项,但是他决定试一试。

“唔,你说叭。”

“我之前做了一个梦......嗯......就是有一只企鹅,可它认为自己不是一只企鹅......”

???

陈立农看着林彦俊一本正经的模样,皱眉想了想

“彦俊啊......你是不是对自己不太自信?”他看着林彦俊凝固的嘴角,补充道“或者是......有某种心理上的疾病?”陈立农一脸担忧。

“不,我没事......真的......”林彦俊有点无力解释。

面前的人嘴上说着“好吧。”眼神中却透露着:“你有病 得去看医生”的关怀神色,林彦俊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最近怎么有点头痛。

“其实,”他终于想到了解释,“那只企鹅只是有点冷。”

???

陈立农反应了好一会,噗嗤一声笑了:“哈哈哈林彦俊你什么烂人啦!这个笑话好冷的。”

林彦俊面上有点挂不住,但还是觉得维护自己岌岌可危的高冷人设:“哼,笑我。”

陈立农:“哈哈哈哈哈......”

-

自那以后,两人的关系突然密切了许多,虽然不大乐意,但林彦俊不得不承认冷笑话的魔力比甜点要好太多,现在他的小孩子会因为一个小小的笑话就倒在他怀里,跟他嬉闹好久。不对,现在还不是他的小孩子,暂时不是。

一直以来小孩子都是笑嘻嘻的样子出现在他面前,他没看过他生气,也没见过他流眼泪,这下却同时看到了。

锅还是要扔给尤长靖背着。

那天同学聚会,大家好久没见,都有些激动,划拳喝酒大冒险玩得一套一套的,林彦俊被尤长靖带头的一群人套路着录下音频去表白,却在半道上醉了。作为林彦俊的发小兼邻居,送他回家的重任交到了尤长靖身上。

真是重担诶,尤长靖扛着人回家时不满的嘟囔着,以后一定要让林彦俊减肥啦,他都快扛不住他了。丝毫没有对自己的情况有一点balance。

关门时发现林彦俊的眼镜落下的陈立农决定把他的眼镜送回他家,快到楼梯口时远远看见尤长靖和林彦俊相拥而来。

他差点没把手里的眼镜捏碎。转身就走,他自认为潇洒的姿势却走出了一份落荒而逃的滋味。

这种该死的在意,好讨厌。

-

第二天林彦俊因为昨晚的醉酒睡久了一阵子,醒来匆匆换了衣服出门时,比往常整整迟来了三个小时。

到占卜屋的时候客人们已经被陈立农打发走了,他一个人坐在宽敞的屋子里面,低垂着眉眼,不知道在想什么。

听到有人进门的声响,小孩子闷闷地说了句“今天不占卜啦。”往常俏皮的尾音显得有气无力。

“农农,怎么了?”听见林彦俊的声音,小孩子有一瞬间的惊喜,随即又暗淡下来。

“你怎么来了,不陪长靖么?”

“和长靖有什么关系啦?”林彦俊隐约觉得陈立农在生气,可是生谁的气呀?他和尤长靖?

“你跟他去吃甜点好了,干嘛来找我。”

“农农,你在闹什么别扭。”

陈立农听着林彦俊加重的语气,不自觉红了眼眶。什么嘛,和别人卿卿我我还怪他闹别扭。他偏过头不看人,眼睛里蓄起了一湾浅浅的水。

窗外下起了蒙蒙细雨,他没有带伞,今天得淋雨回家了。“好讨厌。”

“讨厌什么?讨厌我?”林彦俊听到小孩嘟囔的话,问出声来才发现心里难受得厉害。

没有回答,只有被雨声掩盖住的一点细小的哭声。

他凑到小孩子面前,才发现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的人。

没有丝毫犹豫,他心疼地把人搂到怀里

“对不起,都是我不对,别哭了好不好?”没有再问怎么了,看到不喜欢哭的他这样难过,他心里也没有好受。

不管发生了什么,让他这样难过的是我,那就是我的错。

帮着陈立农拭去流下的泪水,靠在他肩头的人闷闷出声:“我昨天晚上看到你和长靖了,你们抱着回家的。”

昨天晚上?林彦俊调动自己少得可怜的关于昨夜的记忆。

“那是我喝醉了,他送我回家而已啦,而且顶多是他抱我,我怎么会抱他啦。”

“好嘛,要是骗我就再不理你了。”

林彦俊揉了揉他的头发,“我哪里有骗你。”而且因为这就这么在意的话——“农农,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问出这话的意思其实更多是想要缓和气氛,林彦俊因为农农会跟以前一样,假装嫌弃讲“你这个烂人,谁要喜欢你啊!”

可是这次陈立农沉默片刻,轻轻“嗯”了一声。

在林彦俊怔忪的时间,陈立农重复道:“我就是喜欢你啊。”

只是片刻的愣然,林彦俊心里漫上一股说不出的滋味,大约是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欣喜。

他把人放开,然后捧住脸,凑近

“这样的话,应该我先说才对”

-

浅尝辄止的吻里交换的是彼此的爱意。

“彦俊,我算过啦!”

“什么?”

“上天的指示说今天是个好日子。”

“哦?”林彦俊了然地笑了笑,却还是故意问道“所以呢?”

“所以——我们去登记叭!”

话音刚落,他就被搂入了一个温热的怀抱。

“这次算得蛮准呐,走吧。”

-

淅淅沥沥的小雨不知不觉已经停了,路上的行人纷纷收起了伞。

空气湿润,天空湛蓝如洗。

真是个好日子吖!

——————————————————
呼~终于写完啦
这么好的小橘和农农彼此喜欢
也希望这篇文有人喜欢吖(>▽<)

【橘农】占卜师

—你会占卜什么吖?

—我会占卜你的心哦。

-

林彦俊家旁边新开了一家占卜屋。在这个人烟稀少的郊区开店的一般都是没什么资金但是想要创业的新手,一般带着满腔热血而来,灰溜溜收拾东西走掉。

所以当林彦俊看到装饰精美的屋子,感到惊讶的同时,心里面也替占卜屋的主人感到惋惜。

毕竟那一片淡紫色水晶样式的帘子看起来就价值不菲,这下得赔好多吧。

-

可是几周之后他感到更惊讶了。因为那家占卜屋居然生意不错,甚至办的小有名气,许多人大老远跑到郊区来就是为了来这个屋占卜。

饶是一向不信也对此不感兴趣的林彦俊也有点好奇,打探一番才知道,这个占卜屋有点不一样。

首先这里的装饰物大多是定制的手工珍品,装修也走的是优雅精致风,和那些闹市中千篇一律的屋子比起来,简直是一股清流。

其次是这里占卜的尤其准,听说占卜师是专门学过的,服务也超级棒,有吃有喝只是不能住还限时。

最重要的是,这里的占卜师不是穿着巫女装的小姑娘,而是个清清秀秀的男孩子。

对的,男的。

所以一众女生奔着见小哥哥一面的想法,天天不嫌麻烦往这里跑,带动着林彦俊家开的奶茶店也有了起色。

林彦俊决定带着新出的单品——草莓味奶茶去感谢一下这位占卜师。

咳,才不是因为对别人的长相好奇什么的。

——————————————————
突然的脑洞
如果有人想看就写下去噢
想写轻松类型的文
希望会有人喜欢吖(>▽<)

【all农】占有欲2

#xxj文笔
#ooc及私设严重
#dbq写得不好
#本章橘农


练习生的生活总是充满了汗水与斗志,暂且没有时间给陈立农和木子洋闹别扭,更大的问题出现了。


-

陈立农虽然是个带有“可爱”标签的男孩子,也常常一激动开口是甜腻腻的台湾腔,有时候也和哥哥们撒娇撅个嘴,但他不爱哭,他从前极少哭。



只是这一回,他发现自己的眼泪不听他的话了。



拿到手机的时候他其实很开心,因为可以和妈妈讲讲话,问问她有没有好好的。



但是打开手机之后陈立农就愣住了,铺天盖地而来的各种嘲讽与否认,恶性的猜疑,他手忙脚乱地关了手机,把头埋进膝盖里。



他不是没有看见自己和坤坤站在圆台上时,有些人讥讽和探究的目光,那些明明在附近,却要望着他说句悄悄话人从来都是有的。



他以为自己可以不在乎的,他还有宠着他的哥哥们。



可是就是很难过啊,觉得自己很孤独的那种难过。


练习的那几天情绪都很低落,排练效果不是很好。除了队友的关心,那些异样的目光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于是收起了笑容,候场也是一个人坐在角落的椅子上,看着大家嬉笑调侃,不敢作声。


而现在面对冷冰冰的手机屏幕,难过的情绪终于突破了他的限制,汇聚成一道温热的水流顺着脸颊而下。



-


林彦俊回到宿舍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一向笑嘻嘻的小孩子一言不发,坐在床上缩成一团。

头埋在两膝之间,肩头不时颤抖下,宿舍很安静,听得见他压抑的啜泣声。

其他人都不在,小孩子没有开灯,微弱的亮光从窗帘的缝隙中照进来,林彦俊觉得自己胸口处有点疼。


他坐到床边,把啜泣的人搂在怀里,轻轻拍着他的背。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时候,大概安慰不如沉默好。


一个人的坚强在有人心疼之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趴在林彦俊怀里哭了半晌,陈立农哑着嗓子闷闷道:


“我没有......我没有假笑,我没有后台,我没有......为什么不可以相信我......”


“我相信你,农农,我信。”


怀中的人霎时泣不成声,双手搂上林彦俊的脖颈。


林彦俊拍背的动作又轻了轻,像是面对一个易碎的瓷娃娃。他轻声安抚道:

“记得我之前说的吗?农农,不要想太多 ”


“不管别人说什么,都不要多想,你只要做你自己就好。”


“我会一直相信你。不要难过,你还有我。”


“......”


渐渐地,小孩子平静下来,揉了揉哭红的双眼,从林彦俊怀里出来,颇有些不好意思。


“彦俊,谢谢你。”

声音不大,但是很认真,结尾甚至染上了一点笑意。


林彦俊松了一口气,语气也变得轻快起来。


“谢我干嘛。我点了外卖,吃点东西吧,吃完了休息下。”

然后明天就是新的一天了。


————————————————————
呼~修修改改第二篇终于写出来啦!
希望大家还喜欢
依旧是想要小红心
不敢要小蓝手
想看的剧情可以在评论里说噢
评论的小可爱一定是天使!(>▽<)

【橘农】永不放手

#xxj文笔
#短篇ooc&私设
#凑合看吧
#微橘尤&尤农
#请记得我是爱农农的!(>▽<)



“彦俊,放手吧,我们不可能的。”陈立农甩了甩被拽紧的衣袖,依旧没能挣脱开。他终于无可奈何地转头看向那个沉默的男人,“你到底想干嘛?”

林彦俊眉头皱得很深,“农农,是我之前做错了什么惹你生气了?你别闹,都是我不好。”带有磁性的声线温温软软地哄着,陈立农觉得太阳穴跳得厉害。

“你还要装傻到什么时候?公司安排好的cp是你和长靖,我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林彦俊手一收就将人拽到身前。“不可能?我去跟公司谈!”他摸摸面前人柔软的头发,“会允许的。”

陈立农真想一巴掌拍他脸上将人打醒。

谁会允许自家艺人和一个充满争议、毫无背景还满是黑料的人配cp?

公司不容,粉丝不容,家人不容。

他也不容。

推开林彦俊,陈立农揉了揉被抓得通红的手腕,“长靖一会儿就回来了,别让他误会,我去练习了。”

他抓起椅子上的外套就走,林彦俊却快他一步,“啪嗒”一声锁上了门,“你走不掉的。”

陈立农一向带笑的面容上终于染上一层薄怒,他不住地抗拒着对方亲近的动作,质问出声

“你明明最终会和长靖在一起,干嘛还不放我走......林彦俊,你这个混蛋!唔......”

余下的话被林彦俊尽数吻尽,待到两人几欲窒息时才堪堪松开。

“长靖是我的,你也是我的。我劝你早死了‘让我放手’这条心,因为,我就算死了,也不会放手的!”

他伏在陈立农耳边说完这番话,又轻柔地吻上他眼角泪痕。衣衫尽褪,翻云覆雨。

门外。尤长靖听着屋内压抑的呻(吟声和喘(息声,半晌才低声叹息。

“农农,其实我爱的一直都是你啊......”






——————————————————
旧文新改凑更新
今日烂尾(1/1)
今日狗血(1/1)
想要小红心
不敢要小蓝手
这里超好嗦发的小玖关注一下啊(>▽<)

【all农】占有欲1

#xxj文笔
#ooc及私设严重
#dbq写得不好
#微洋灵
(后续随缘系列)


-
陈立农最近很不高兴,准确的说,自那个叫灵超的来了以后,他明显感觉到大家关注的目光被那人分去一半。

尤长靖藏着的零食分给了灵超。

林彦俊收好的小面包送给了灵超。

木子洋跟灵超一起吃了早饭中饭晚饭。

......

陈立农面上不说,心里愈发委屈,我还是不是你们最宠的弟弟了啊喂!

-

这天中午,陈立农和蔡徐坤一起从宿舍出发去吃饭,好巧不巧,老远陈立农就看见灵超和木子洋两人笑嘻嘻的,勾肩搭背凑在一起说着什么。

生气!

陈立农看着渐渐走近仍亲近的二人越发不爽,主动拉住了蔡徐坤的手。

被小孩猛然拉住手的蔡徐坤有点受宠若惊,惊喜来得太突然,一向温和却也疏离的农农居然主动拉自己手了?!

走近了,木子洋看到二人牵上的手,不禁皱了皱眉。

“农农?你——”

“是痒痒啊~我和坤坤正要去吃饭呐。”陈立农笑了笑,故意抬了抬和蔡徐坤扣住的手。

“你们都吃好了么?我们走啦!”

??!

“等下。”木子洋开口叫住人。

“嗯?怎么啦?”

“下午我们一起练习吧。”

农农抱歉地笑了笑:“不行哦,说好跟坤坤一起练习的。”

蔡徐坤适时开口,“嗯。走吧农农,再不去就没饭了。”

对木子洋不满的目光挑衅似得抬眸,扯了个嘲讽的嘴角,目光在他与灵超两人之间流转,不待木子洋出声就拉着农农离开。

木子洋看着陈立农乖乖被蔡徐坤拉着走,不满愈甚。

目睹了这一切的灵超颇有些难以描述的心情,“洋哥,还走不走了?”

木子洋没注意到灵超罕见地唤他哥,收回黏在那二人身上的目光。

“走吧。”






——————————————————
磨蹭很久之后的产物
想要小红心
不敢要小蓝手
评论的小可爱一定是天使(>▽<)

【坤农】告别

#坤农
#xjb乱写超开心
#短刀

感情这种东西,是一次性消耗品。过了很久,蔡徐坤才想明白这事。

他和陈立农的故事,说来也是段佳话。青春时代一个不经意的动作,总是能触到另一个人,说不清道不明的眼神,情丝纵生。

但生活并不是有爱就能继续,不同的家境,不同的理想,就算互相依恋,又为彼此停留在不属于自己的港口,终究是徒劳的挣扎,不得不放手。

于是在一场冷战后,他提了分手。

陈立农没有做过多的挽留。哥,你以后好好走,我也好好走。

然后就是长久的分离,只偶尔在头条上窥得彼此消息。身边不懂事的朋友问起,开玩笑似地拍拍他肩。不过是年轻时候的冲动而已。仅此而已。

谁也说不清夜里的梦境,他梦到过他们的初遇,也梦到过他们的分离。还有一次,他梦到他们偶遇,第二天就真的在机场碰见。

只是一个礼貌性的颔首,然后就相对走向不同的方向,几步后他停住,回首,看着熟悉的身影奔向登机口,未曾回头。

一直到身影消失,他在转身的时候,眼底忽然有些湿润。

他想起昨夜的梦境。在梦的结尾,陈立农小跑到他身边抱了他一下。哥,我有想你哦。而他也伸手抱了抱他。嗯,我也是。

现实中彼此的身份不允许说想念,他曾经的小孩子也好像并没有想念。农农,你说的对,我们要好好走。也只可以好好走。

但他不知道的是,陈立农颔首之后,眼角处就闪闪烁烁,随后泪水就不争气地掉下来,他没办法开口,也没办法回头,只能像当初与他告别时一样,流着泪向前走。

自此,再也不停留。